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bi-quge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笔趣阁小说网【bi-quge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东牙》最新章节。

寅6和尚这时心想,乌赤金果然按耐不住,终于主动对自己出招了,这段时间他1直等不到乌赤金的动静,心里头总是放不下心,更不确定乌赤金此刻的念头,到底是不是真如自己所想,他甚至无法确定乌赤金是否真的就在这至宝园里。

尤其眼看赤烟国复国复仇的大业即将大功告成,不论是荒野重或是赤烟7子,这辈子的付出总算到了收割的时候,心中不免近乡情却的不安了起来,就怕这1切突然又成了镜花水月。

这个时候,寅6和尚还未能收到百草回生从通山大道传来的信息,根本不知道风里度与蓝衣军已经在通山大道上铩羽而归,只当他们此刻或许已经成功的穿过了无止墙,正准备再接再厉的冲上东牙山。

“是乌先生告诉两位老板可以透过霍大人找到我”寅6和尚故作惊讶地问着。

“那是当然,否则我们俩上哪去知道这些”丁小惠继续说着。

“那就有趣了,如果我判断的没错,这段时间以来,乌先生1直都是与我同住1个屋檐下,他要找我那是再简单不过了,何必特地麻烦两位老板跑这趟路呢

霍大人,您说是吗”寅6和尚故作不解的问着。

“那是你们两位高人之间的事,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无从得知,我们就是帮忙跑腿带话的,其他的1概不知。”丁小惠先将责任撇得1干2净。

“既然如此,丁老板就说说乌先生都让你带了些什么话给我!”寅6和尚开门见山的问着。

“那可不行!我刚刚才跟霍大人说过,要我把话带到没问题,但是该报的仇还是得先报!

不知大师是否还记得,之前我们在顶上国广佛寺曾经有过1面之缘,那个时候,你养的那条狗曾在我脸上甩了两耳刮子,这笔帐得先算算才行。”丁小惠有仇必报地说着,所谓君子报仇,十年未晚,这才过了没几天,丁小惠便迎来了报仇的最佳时刻,以丁小惠恩怨分明的个性,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。

“这…,我们不妨商量商量,还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解决都说打狗也得看主人,你扇他两耳刮子,不就等于是扇了我两耳刮子吗还请两位看在我的面子上,高抬贵手。”寅6和尚试着跟丁小惠讨价还价。

“当初那条狗在我脸上甩的那两耳刮子,大师可没事先跟我商量过,怎么今天却多了这么1个新规矩”丁小惠让寅6和尚碰了1根软钉子,此刻对方可是有求于己,岂有不坐地起价的道理。

“那都是和尚的错,和尚先代替冥王向丁老板道歉,有什么罪过,不妨都让和尚1力承担便是。”寅6和尚1开口便是要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,他向来待欢喜佛与冥王如同家人,这也换得他们对自己的忠心耿耿,此刻当然不能让旁人随意对冥王如此无礼。

“冤有头债有主,是冥王惹的祸,就该让冥王自己来承担,我是不会迁怒到其他人身上的。

再说,冥王都多大的人了,还要你这个和尚来帮他承担责任,那不是贻笑大方吗要我说,现在的冥王还得让大师来帮他收拾善后,那才是冥王最丢脸的事。”丁小惠继续揶揄着,天底下难得有人能在寅6和尚面前如此4无忌惮的说话,当然要趁这个时候多加逞逞口舌之能。

“既然这样,和尚就不奉陪了,和尚做事向来有个原则,你敬我1尺,我还你1丈,既然丁老板不愿意给我这个面子,就算你真有什么天大的秘密,和尚也懒得奉陪。”寅6和尚话1说完,就连反悔改口的机会都不留给丁小惠,转身就往外头走。

这时1个灰影从门外突然窜了进来,迅雷不及掩耳的拉起丁小惠的右手,在自己脸上啪啪甩了两个大大的耳刮子,原来这个灰影便是冥王。

app>

“大和尚,1切以大局为重,我这点面子算不上什么。”冥王低着头对寅6和尚说着。

“你…,你怎么又忘了,就算要甩你耳刮子,天底下也只有我1个人能这么做,几时轮到让别人动手

更何况现在是乌赤金主动找我,这就表示他急了!既然急的人是他,你又何必跳出来强出头呢”寅6和尚不悦地说着,他知道既然是乌赤金让他们两个来传话,无论如何,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把话带给自己,眼下又何必无端受到他们的要挟

“我看大和尚整天…,我也替大和尚着急,这…,不过就两耳刮子,我还受得起。”冥王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,此时的表情,完全配不上他那个威风凛凛的别号。

这些日子以来,冥王看着寅6和尚虽然总是1派怡然自得,但是他知道那些都是做给外人看的,尤其是做给乌赤金与霍西亭看,寅6和尚相信他们1定无时无刻不在暗中窥视着他。

事实上寅6和尚私底下总是坐立难安,1颗心老是悬在半空中无法落地,跟了寅6和尚这么久的时间,冥王这还是第1次见到他如此紧张,他知道这些都是乌赤金所带给他的困扰。

尤其算算时间,寅6和尚又该再次经历新1轮的病痛,这样的痛苦过程,每隔1段时间,冥王便得陪着寅6和尚重复经历,他很清楚这多年来,寅6和尚都是怎么熬过这些折磨,此时自然不愿意看着他身心都受到如此煎熬。

“行了,你先下去吧,我自己的事,我自己解决。”寅6和尚话1说完,立刻又对丁小惠说道:“既然现在你的气也出了,乌先生让你带给我的话,应该可以说了吧!”

丁小惠虽然是扎扎实实的两个耳刮子甩在冥王的脸上,但是那可是冥王拉着自己的手干的,就这么1收1放之间,丁小惠完全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,还在最后那1刹那让冥王将自己的手臂手腕给弄脱了臼,这时呼兰行迈正在1旁帮着丁小惠复位。

“嘿嘿,冥王果然好手段,但是大爷我乐意,不过就是脱臼,但是我总算甩回了两巴掌,值!就算此刻让我去死,我也死得开心。”丁小惠得理不饶人的说着。

“你还是快说吧,要是再这么絮絮叨叨,你离死就真的不远了。”寅6和尚不耐烦的说着,以他过去对丁小惠的认识,他绝对会因为这口怨气而抵死不透露任何口风,自己犯不着跟这种人1般见识。

“你放心,我这就说!乌先生说了,寅6和尚你言而无信,假模假样的找他约了这么1个赌局,以前说过的话就当是放屁吧,以后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,大家各凭本事。”丁小惠突然丢出这句让所有人错愕的话。

“你说什么乌先生真是这么说的我几时言而无信了”寅6和尚讶异地问着。

这段时间以来,寅6和尚因为乌赤金的按兵不动而按兵不动,尤其他料想乌赤金就藏在这至宝园中,为了掌握乌赤金的1举1动,就算他根本不确定乌赤金藏在哪里,仍是寸步不离的守在这至宝园里,根本就不曾踏出至宝园任何1步,乌赤金又是从哪看出自己的言而无信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你们俩都是高人中的高人,说的话十句里有8句我听不懂,就算我能听懂另外两句,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!我只知道乌阁主就是让云老板这么交待我的,至于你有什么问题,还是自己亲自去问他吧。”丁小惠继续撇得干干净净。

“行了,你们俩可以走了,最好从此躲我躲得远远的,这辈子都别再让我看到你们俩个,否则刚刚你打在冥王脸上的那两巴掌,我1定会连本带利的帮他加倍讨回来。”寅6和尚冷冷的说着。

“没事没事,大家都是我的贵客,既然彼此想要的也都要到了,真可说是宾主尽欢,现在我就先送丁老板与呼兰老板出去,待会再回来陪大师品茶。”霍西亭不愿另生枝节,既然丁小惠与呼兰行迈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那就赶紧见好就收,别待在这里继续惹事。

“霍大人,咱们都是自己人,你就不用对我们客气了,想来寅6和尚还得找你帮他传话给乌阁主,我们可不敢耽误他们的大事,我们自己出去就行了。”丁小惠1边对霍西亭说着,1边拉着呼兰行迈转身大步离开。

“霍大人,他们说的话没错,这回又要劳您大驾了。既然乌先生也是你至宝园的贵客,现在只能请你帮我带句话给乌先生,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找他1叙,还是跟上次1样,时间地点都由他来决定。”寅6和尚对霍西亭说着。

“这件事,大师这回可真是难倒我了,乌先生的确曾经说过会借用我这个地方暂住,但是这些日子以来,我可是1次都没见过他本人!我甚至都不认为他曾经待过这里,更不知道眼下该怎么跟他联系。

欢迎下载app免&费阅-读。

大师在我这里待了也有好1段时间,相信也跟霍某1样,从来都不曾在这里见过乌阁主,大师1定能理解我所言不虚。”霍西亭坦白地说着。

“乌先生既然主动让丁小惠与呼兰行迈来帮他传话,自然是希望我能对此有所回应,我相信乌先生1定会留下线索让霍大人联系上他。”寅6和尚根本不理会霍西亭的辩解,仍是坚持要请霍西亭帮忙。

“我尽量试试,但是我可没法打包票,毕竟…。”就在霍西亭说着这话的同时,门外突然走来1名蒙面女子,她1言不发的先是对霍西亭点了点头,接着便在桌上扔下1张纸条,然后便立刻转身而去。

“我去追她!”冥王立刻说道。

“不用了,乌赤金既然都已经回复了我们,就不需要再大费周章。”原来那名蒙面女子便是布依人,乌赤金知道寅6和尚此时必有如此反应,早让布依人准备好纸条带了过来。

“乌赤金已经回复了”冥王不解地问着。

“这里是什么地方!这里可不只是霍神探下榻的至宝园,还有和尚我也在这里挂单,外头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层层把关,这个女子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这里,就连霍神探都不曾对此感到半点疑惑,她若不是乌赤金派来的人,霍神探能由着她在此如入无人之境吗”寅6和尚洞烛1切地说着。

“没错,这名女子就是乌阁主身边的人,想来乌阁主早就准备好该如何回应大师,这才让这位姑娘带话过来。”既然寅6和尚都已经89不离十的猜出布依人的来历,霍西亭干脆大方地承认。

“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换做是霍神探,也能轻而易举的判断出来。冥王,你先看看那纸条里都写了些什么”寅6和尚迫不及待的交代着冥王。

冥王拾起纸条,立刻便念着:“子时3刻,凤凰台。”

寅6和尚皱着眉头问着:“就这几个字”

冥王点头回应着:“就这几个字!”

寅6和尚继续问着:“这凤凰台难道是…”

霍西亭与冥王同说道:“至宝园里的戏台。”

这段时间以来,乌赤金与寅6和尚都是秉持着以不变应万变的立场,双方都有着谁先出招谁就先露出破绽的觉悟,更有着继续保持现状就是对自己最有利的信心。

尤其赤烟7子的眼线布满整个7色国,任何人的1举1动都逃不过寅6和尚的掌握,他很清楚天问阁与霍西亭在这场赌局里都无计可施,现在只要能锁住乌赤金,就等于锁住最后的胜局。

所以寅6和尚自始至终便死守着至宝园寸步不离,他相信乌赤金绝对就藏在这至宝园里,只要乌赤金不离开,他也没有必要离开,就等着决定胜负的那天到来。

寅6和尚以为,乌赤金选择在此时出招,就代表着他已经无计可施,尤其他放话取消这个赌局,更能够看出乌赤金的黔驴技穷,只是寅6和尚在乎的从来就不是这场赌局的胜负,自始至终他关心的都是乌赤金的生死,因此,他必须确保这个结果万无1失。

“凤凰台…,至宝园里的戏台…,乌先生果然选的好地方,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,今夜这1会,终究得唱出个结局,是我凤凰涅磐,还是他浴火重生,今夜都将有个说法。

霍大人,今晚能否劳烦你清空整座至宝园,就留我跟乌先生在凤凰台单独1叙”寅6和尚知道今晚将是决定胜负的1晚,这也是只属于乌赤金与自己的1晚。

。~,

“没问题,日落之后,整座至宝园便将空无1人。”霍西亭相信这样的安排,应该也会如乌赤金所愿,这是他们俩之间的战争,他们需要的是1个没有其他闲杂人等的的战场。

尽管这些日子以来,霍西亭对眼前这场乱局看得非常清楚,乌赤金能对7色国政局所做的影响确实有限,即便是流水黑市或是天问阁,顶多能在超渡赈济这种事情上帮1点忙,若要说起6大家族之间的斗争,赤烟7子就连1根针的缝隙都没给留下。

乌赤金除了另走偏锋,的确没有其他的选择,更何况霍西亭心知肚明,这段时间寅6和尚与乌赤金1样,从来都不曾离开过这至宝园1步,就连冥王都是如此,何来言而无信这么1说,之所以乌赤金拿这个理由说事,想来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。

既然乌赤金决定划下这条道来,霍西亭只有全力支持,但是在此之前,他必须先会1会云从龙,天底下只有云从龙能猜得透乌赤金在想什么,他得在今夜子时3刻之前,确保自己所做的1切都是乌赤金所需要的。

霍西亭简单交代了几句话,便只身来到流水黑市,他看着码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,心中不免1阵感慨,每回他来到流水黑市,都能遇上生离死别的大事,今天再次重返此地,想来依然不脱这个宿命。

不1会儿,就看见天地兄弟远远站在流水黑市的水栅口,1脸神情自若地对霍西亭笑着,好似对他的到来早就了然于胸。

“霍神探,云老板等了你好1会了。”向地这时对霍西亭说着。

“云老板知道我要来”霍西亭疑惑地问着。

“大概吧,今天1早,她就对我交代了这件事,我可是从午时开始,就1直在这此恭候霍神探大驾。”向地先是对霍西亭点了点头,然后说着。

“云老板还是如此洞烛机先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逃不过她那1双眼睛。”霍西亭苦笑说着。

“云老板说了,大家都是1条船上的人,想的自然都是同1件事,理所当然会想到1块去,尤其霍神探是聪明人,肯定跟我家老板是1个心思,云老板能猜到神探今天大驾光临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。”向地难得的对霍西亭说了这么多话。

“云老板过誉了,在乌阁主与云老板面前,谁敢把聪明这两个字放在自己身上!那不是给自己招黑吗我不过是硬着头皮见招拆招罢了。”霍西亭颇有自知之明地说着。

这时接送霍西亭的小船缓缓划进流水黑市,迎面而来的,居然是家家户户的白绫幡布,1时间整个流水黑市都笼罩在1片惨白之中,直把霍西亭给当场愣住。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ewenwu.cc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u.cc

笔趣阁小说网【bi-quge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东牙》最新章节。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

苍天死书

周子潇

潜渊见龙

摆烂帝君

齐天玄神

空心印印

太初之地

张百岁

西游之求求圣僧别作死

古镇

凤卿三世

小淮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