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bi-quge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笔趣阁小说网【bi-quge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》最新章节。

惊魂魔,望着眼前的虚空,心中惊骇不已,自己刚刚中了魅魂魔的魅惑之术?

他们断魂魔教,名为断魂,最为擅长的自是针对三魂七魄的法术。

只是,他们如今只是不灭期,很难施展这等法术。那魅魂魔是怎么做到的?

而且,自己可是不灭期的存在,魅魂魔只是一个万寿期初期,能够让自己中了她的魅惑之术,即便自己没有任何防备,寻常的法术也不可能让自己中招,除非是玄阶法术!

问题是,魅魂魔只是万寿期初期,怎么可能施展玄阶法术的,还是这等魅惑法术?

他完全想不明白,而此时他更无法多想,他必须要尽快将眼前发生的一切告知给大教内的高层。

魅魂魔竟然在他们大教的山门外,灭杀自己大教的弟子,这分明就是叛教!

甚至魅魂魔杀的人还是吴夏和六道空,这两人一人的老祖是他们的临时教主,还有一位是他们的临时副教主。

这下麻烦大了。

他是真不知道,魅魂魔好端端的,杀这两人做什么。

惊魂魔很快返回大教,刚刚想要将此事上报,眼前,一道人影已是出现在他的视线中。

“教主?”

惊魂魔低呼一声,刚刚想要开口,教主的声音已是传来。

“现在,封锁断魂魔教的山门。”

惊魂魔脸上顿时露出一道错愕之色:“什么?封锁山门?”

“对,封锁山门。”断魂教主看着惊魂魔重重点头道,“今日是你负责山门?现在便去封锁山门吧,从现在起,禁制任何人离开百峰教。”

说完,他看着仍旧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的惊魂魔,眉头微微一皱,不满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去封锁山门?”

“教主?”惊魂魔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向着山门的方向一指道,“吴夏死了。”

“什么!”断魂教主,双眸骤然瞪大,发出的声音甚至都充满了颤音,“吴夏死了?他怎么死的?他人在哪里?”

“就在山门之上,我刚刚打算,先去通知您,然后……”

断魂教主不等惊魂魔说完,整个人已是凌空飞出,转眼间飞落到了山门之上,一眼便看到了并排着放在一起的两具尸体。

“吴夏!”

断魂望着这张熟悉的面孔,整个人在这一瞬间,似乎瞬间苍老下来,原本挺直的后背也一下弯曲下来。

吴夏竟然死了。

他的希望破灭了,他们家族最有希望的人,就这样死了!

“谁,是谁杀的他?你在哪里发现的吴夏!”断魂教主骤然转过头去,宛若疯魔一般望着惊魂魔。

惊魂魔方一和教主的目光触碰到一起,竟是不由自主的感觉都一阵心骇,他连忙低下头不去看教主的双眸,低声道:“是魅魂魔。弟子亲眼看到,魅魂魔在外面杀死了吴夏以及刘道空。”

他现在只有一种感觉,他们断魂魔教怕是有大麻烦要发生了,否则的话,教主为何要封教,而教主在封教之前,吴夏还要离开他们断魂魔教。

吴夏可是教主那一脉最为天才的弟子,这是不是教主特意让吴夏提前离开的?

而魅魂魔或许知道了什么,所以杀死了吴夏?

“魅魂魔!该死!魅魂魔她人呢?人在哪里?”断魂教主死死盯着惊魂魔,体内无边无际的杀意狂涌而出,这一方空间似乎都因为他的杀气,而变的凝固起来。

他将所有的资源,全部都给了吴夏,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吴夏的身上。

可是他的希望,就这样破灭了!

魅魂魔竟然杀死了吴夏!

对了,吴夏的乾坤袋,吴夏虽然是他这一支最为天才的弟子,可他们这一支还有其他的后辈,只要资源还在,那就还有希望,他可以暂时不关闭大教的山门,再派其他的后辈出去。

乾坤袋……

断魂魔教顿时向着吴夏的尸体搜去,可,乾坤袋根本就不存在了。

乾坤袋不在了?

那里面可是有他所有的资源。

没有了资源,他派那些后代出去又有什么用?

突然,他想到了什么,回头盯着惊魂魔问道:“乾坤袋呢?吴夏身上的乾坤袋呢?”

说话间,他的体内,更加浓郁的杀死爆涌而出。

惊魂魔即便没有去直视教主的双目都感觉到阵阵的心季,教主的杀气甚至给他一种错觉,似乎杀死吴夏的人不是魅魂魔而是他,一种教主似乎要对他动手的错觉。

他惊骇之下,连忙开口道:“属下没有看到那乾坤袋,好像,乾坤袋是被魅魂魔拿走了……对,是她拿走的,她拿走了吴夏和刘道空的乾坤袋才跑的。”

“什么?跑了!”

断魂教主因为吴夏死去,乾坤袋被拿走,希望破灭,此时体内所有的怒火,在这一刻尽数倾泻在了惊魂魔身上,怒吼道:“你为何让她跑了?你看到她杀死,同门,你为何不抓她?”

惊魂魔明明已是不灭期的存在,可如今面对怒火中烧的教主,却仿佛一个在夫子面前犯错的小书童一般,低头低声道:“教主,属下去抓了,只是没有抓住。”

断魂教主的怒气没有任何的减弱,怒声道:“没有抓住?你堂堂一个不灭期,魅魂魔只是一个万寿期前期罢了,你抓不住她?”

惊魂魔无奈道:“教主,属下原本可以抓住她的,可是,她突然施展出一种魅惑之术,属下中招之后,被其他的弟子唤醒之后,再想去追她,他已经跑远了。”

他知道,他说出的这种话很难让人相信,换作是他,听到一个不灭期后期的人和他说,中了一个万寿期前期之人的魅惑之术,他也不会相信的。

“魅惑之术?”原本充满了怒气的断魂教主闻声,脸上的怒意却是瞬间消散,双眸中甚至还露出一道惊恐之色,自语道:“魅惑之术,难道是那一脉?不对,她怎么可能得到那一脉的传承,而且她虽然是女人,可以施展那种魅惑之术,可她的相貌,不可能施展出那等法术的。”

惊魂魔听着教主自言自语的声音,想起当初魅魂魔回头望向自己时,自己看到的那张绝世容颜,不由自主道:“教主,当时她回头之时,我感觉我看到了另外一张脸,一张绝美的容颜,那容颜更是给我一种感觉,那便是天下间最为漂亮的女人。

属下也不知道,那是她原本的样子,还是她施展了魅惑之术后的样子。”

“什么!”断魂教主勐然抬头看向惊魂魔,下一刻,他的脸上浮现出一道惊惧之色低声道,“难道真的是那一脉?那一脉的传承,真的留了下来,是留给了魅魂魔那一代?”

他也是在成为临时教主之后,才知道了一些辛密。

他们断魂魔教虽然在所有大教之中,算不得特别久远的大教,可是才能,他们断魂魔教无比的强势。

别说是如今的泣血魔教,即便是龙吟教和阴阳教那样的顶尖大教,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断魂魔教。

而他们断魂魔教之所以如此强势,便是因为他们断魂魔教之中,有一脉无比的强大,他们擅长针对三魂七魄的攻击,擅长各种魅惑之术。

即便是真仙境的存在,一个不小心,都会中招。

只是那一脉对传人要求极其苛刻,除了必须是女人之外,还必须是那等国色天香、天生媚骨之人。

除此之外,似乎对修仙的资质,也便是所谓的仙体也有要求,唯有媚体方可修炼那一脉的法术。

之后后来,不知道什么原因,那一脉成为了他们断魂魔教的叛徒,具体原因,他也不知道。

总之那一脉从他们断魂魔教消失了,当初,他们也认为那一脉已是彻底消失了。

可谁知道,后来,直到他们如今这一代断魂魔教的教主,却是发现,那一脉并未消失,还留在他们断魂魔教之中,只是对方隐藏的极好,即便是教主,也没有找到,究竟谁才是那一脉的传人。

而他们的教主在沉睡之前,更是留下卷宗,让每一代的临时教主,注意这一脉,一旦发现,务必将对方关押起来,等待教主苏醒之后,亲自审问对方。

其中教主也说了对方的一些特点,那一脉最强大的地方,便死魅惑之术,甚至在万寿期前期,便可以凭借自身的仙体,以及天生媚骨,从而施展玄阶法术。

惊魂魔乃是不灭期后期,能够中了魅魂魔的魅惑之术,那必然是玄阶的法术。

魅魂魔,恐怕便是那一脉的传人了。

按照老教主留下的卷宗,自己现在应该派人前去将魅魂魔给抓起来,可如今,断魂魔教这个样子,自己怎么去抓人。

还有,自己的最为天才的后辈都死了,自己还将所有的资源都给力吴夏,现在资源也没有了。

他已经发过怒火,如今又因为魅魂魔的出现,稍稍恢复了理智。

向着四周看了一眼,他无奈的一挥手道:“封锁山门,从现在起,禁制任何人离开大教。”

随之,他转身离开山门的位置。

飞行之中,可以明显看到他的身形句偻了许多,他现在是真的心死灰了。

不长时间,断魂魔教的一众高手,已是在议事大厅之中集合。

“事情便是这样,我们的人,怕是回不来了。便是逃回来,后方,龙吟教和阴阳教还有百峰教的人也会立刻杀到。所以,我们现在能够做的,唯有封锁山门,等待和他们死战。”

下方,众人之中有一部分人之前已是得到消息,可更多的人第一次得知此消息,霎时间,庄严的议事大厅仿佛是炸开了锅一般,一声声惊呼不断传出。

“该死,龙吟教和阴阳教的人竟然帮百峰教!”

“他们不一定会进攻我们断魂魔教吧,他们也有可能进攻泣血魔教。比起我们断魂魔教,他们与泣血魔教的仇恨更大!”

“不管进攻哪个大教,他们都会进攻我们断魂魔教的,只是早晚的问题。”

“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,既然百峰教可以找其他的正道大教帮忙,我们为何不能找魔道大教帮忙呢?”

“找别的大教帮忙?那可是面对龙吟教和阴阳教,什么大教会帮我们?”

“只是找一个大教都没有用,最少要找三个大教才能帮我们守住!”

“找来别的大教,那些魔教,他们前脚赶走阴阳教和龙吟教,后脚恐怕便会对我们动手了。”

“那怎么办?难道我们所有人都坐以待毙等死?”

“或者,我们打开我们的宝库。”

人群中,有人突然开口道:“我们守,是守不住了。既然如此,那我们为何不为我们断魂魔教留下最后一丝火种。

我们将我们所有的宝库,即便是那些我们没有资格打开的宝库,也尽数打开,然后将所有的资源,尽数分给我们大教之中,加入大教不足千年的弟子,让他们离开。

如此一来,我们断魂魔教还能有火种留下,或许十万年又或者是几十万年之后,他们之中便能出现一位天才,然后带领着我们断魂魔教继续崛起!”

男子的话音已落下,四周立刻有不少人纷纷赞同起来。

“赵长老说的在理。”

“没错,我也赞同赵长老的办法,既然我们无法守住,那我们为何不提前派弟子离开?”

“是啊,我们受不住大教,最后我们大教内的所有资源,全部都要白白便宜龙吟教、阴阳教和百峰教,既然如此,我们干脆将我们的资源全部都拿走。他们即便攻破我们断魂魔教,他们什么也得不到!”

“教主,您怎么看?”

断魂教主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,一旁却是传来重重的一声闷响。

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重重的一派桌子,怒声道:“混账,我们还没有打,你们就要将人都派出去!你们怎么就知道,我们一定守不住!”

四周,方才开口的众人立刻反驳道:“怎么可能受得住,他们那么多高手,如何守!”

“是啊,周张长老,你认为我们难道就想看到我们断魂魔教败亡了?可是受不住的。”

“周长老,与其将那些资源留给这三个大教,为什么不将资源全部瓜分完毕,让后让我们的弟子带走?”

“周长老,难道你就不想让我们断魂魔教保留火种?”

周长老尚未开口,他的一旁,另外一位老者已是开口。

“保留火种,你们告诉我,怎么保留火种?让那些加入我们断魂魔教不足千年的人离开?

他们加入我们大教都不足千年的时间,他们对我们断魂魔教能有多少归属感?

他们离开之后,更无法聚集在一起,若是聚集在前一起,必然会被其他大教的让你歼灭。

他们只能隐姓埋名,去往各处。他们甚至都无法再施展我们断魂魔教的法术和功法,一旦施展了,暴露了他们的身份。

别人立刻会去灭杀他们抢夺资源。

如此情况下,你觉得他们谁能够成长起来,谁能够再次建立我们断魂魔教?

还有,他们大部分只是金丹期,万寿期初期的弟子都不多,他们才得到多少传承?

他们离开之后,没有足够多的断魂魔教的传承,那能算是我们断魂魔教的人?”

“说的没错,让他们带着资源离开,和送给别人没有什么区别!”

“你们什么意思?他们不管怎么说,都是我们断魂魔教的人,你们怎么就知道,他们之中不会出现中兴我们断魂魔教之人,怎么知道他们的后代之中无法出现这样的人物!

“对,不管怎么说,他们也是我们的人,将资源留给我们的后代,总比留给那三个大教的人强!”

“李长老,谁不知道你们那一支的弟子最多,你们家的后代也多,别以为别人都是傻子,你这分明是打着为我们断魂魔教着想的幌子,为你的后代收敛更多的资源。”

“迂腐,你们这些人太迂腐了。”

“我们迂腐?我看是你们怕死!”

断魂教主听着四周吵闹不停的两波人,痛苦的用手揉了揉脑袋,他就知道,会发生这样的情况。

大教如此之大,所有人怎么可能齐心。

而他也只是临时教主,不是真正的教主,更无法直接命令众人。

“好了!”

断魂教主最终无奈的喊了一声,止住众人,目光向着下方扫视了一眼,脸上露出一道无奈之色道:“我知道,你们有的人一心向着大教,所以要所有人都留下死守我们断魂魔教。我也知道,另外一部分人,也是为了大教着想。

既然如此,那我们折中一下吧。加入大教不足千年的弟子,留在教中也没有什么用,便让他们离开吧。

至于加入我们断魂魔教超过千年的高手,便是离开我们断魂魔教,等到五千年的教劫来临之间,也会死去,所以便都留在大教之中镇守大教。”

他的话音已落下,四周众人都纷纷点了点头。

“那么资源呢?教主,我们是否打开宝库,将资源给他们?”有人再次提议打开所有的宝库。

这话一落下,四周一声声反对声再次响起。

“不可!”

“将宝库之中的资源给他们?不可能!”

“那你们要眼睁睁的看着,我们大教被攻破,然后让那三大教的人,拿走我们宝库之中的资源吗?”

断魂教主眼看双方又要争吵起来,不断不再次喝住众人,他有些头疼的伸手揉了揉眉头道:“你们可以将自己的资源,全部交给你们的弟子,让你们的弟子们离开。但是宝库之中的资源不可触碰。”

有人同意打开宝库,有人不同意打开宝库,那么宝库的资源便是无法打开的,因为这些宝库,也需要他还和诸多长老一起打开,而这些长老中有人不同意,宝库便无法打开。

剩余的一些存有更加重要资源的宝库,他们所有人加起来甚至都没有打开的资格,除非他们用外力,强行破开宝库。

可是,竟然有人不同意,他们自然也无法强行用外力破开宝库。

说着,他微微停顿了一下,提议道:“至于那些宝库,我的建议仍旧是打开宝库,我们可以拿出宝库之中的法宝,增强我们的力量,与他们死战!”

“好,那就这样。”

“按教主说说的做。”

很快,刚刚关闭没有多久的断魂魔教的山门再次开启,一个个加入断魂魔教,不足千年的弟子们纷纷离开,向着外面飞去。

随着断魂教主的命令下达,几乎所有加入大教不足千年的弟子,都选择了逃离,既然能够选择活命,他们为何要留着等死。

可不长时间,这一个个才离开山门不久的弟子,却是狼狈的逃回山门。

望着已经封锁的山门,高声呼喊起来。

“开门!”

“师叔,打开山门,我们被人袭击了!”

“龙吟教和阴阳教,他们早已经在四周布下天罗地网,我们一逃出去,便被他们攻击!”

“师叔,你们快告诉教主,让教主派出高手,去灭杀他们吧。”

断魂魔教的山门并未开启,但是守护山门的弟子,还是很快将消息传回大教之中。

一时间,一各个弟子多又或者是有众多后代的地仙境高手纷纷暴怒。

“该死,龙吟教,和阴阳教这是要赶尽杀绝!”

“他们是早有准备,早就算到了,我们可能会让后代弟子带着资源离开,所以提前设下埋伏。”

“好好,我们没有将所有宝库打开,那样的话,那些宝库之中的资源恐怕都要落入这两个大教的人手中了。”

“现在怎么办?难道就让他们这样封锁我们大教?”

“出去和他们拼了!”

“拼了,拿什么和他们拼?何况,我们现在冲出去,可能还会落入他们的圈套之中。那可是两个顶尖的大教,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底蕴有多强,他们究竟有多少高手。

尤其是龙吟教,他们龙吟教,若是想,甚至可以将他们所有的高手都派出来,反正他们龙吟教,有龙族可以帮他们镇守。

我们若是这个时候杀出去,龙吟教的人趁机攻入我们大教之中怎么能办?”

“攻入?他们攻入便攻入,要我说,我们还是要取出所有宝库之中的宝物,然后让弟子们带着这些宝物离开。”

断魂教主一时间,真的感觉到头疼起来。

最终,他也只能尝试着,派出一部分不灭期的高手,护送他们年轻的弟子们离开,可很快这些不灭期的高手便退了回来,而且,回来的人只有一半。

龙吟教和阴阳教安排在四周的人,远远超过他们的预料。

“冲不出去的,龙吟教和阴阳教的人太多了,而且都有顶尖的高手带队,我们即便派出所有高手,恐怕都没有多少人可以冲出去。”

“那两个大教,可是最为顶尖的大教,他们不可能想不到,我们会提前取出我们大教的资源带着所有资源离开,他们也早有防备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取出宝库之中的资源,守护山门,与他们决一死战!”

百峰教之外,两大魔教的人已是完全溃败。

百峰教与龙吟教以及阴阳教的人冲杀一阵之后,迅速打扫战场,曹振则是留下了,自己一半的弟子,和一部分不灭期之后,带着百峰教内大部分的不灭期高手向着断魂魔教飞去。

倒不是,龙吟教和阴阳境的人一定要让他们去,相反龙吟教和阴阳教的人甚至说,百峰教可以不去。

毕竟,他们之前商议过的是,灭掉那两大魔教之后,宝库之中的宝物平分,但是宝库之外的那些宝物,生坟之中的宝物,那可是谁杀死的人呢,谁抢到的便是谁的。

他们不不想百峰教和他们抢夺宝物。

何况,百峰教不派人去,自然也无法分宝库中的宝物了。

飞行之中,闭月忽然飞到曹振身侧,低声道:“断魂魔教乱了,他们的年轻一代,已是尽数逃离他们大教。”

“嗯?想来他们都被你们和阴阳教的人拦住了吧。”曹振才不信,龙吟教与阴阳教没有准备。

“没错,全部都拦住了。”闭月微微点头道,“不过,他们身上带着的资源并不是特别多,所以这对你们百峰教来说是一个好消息。”

“的确是一个好消息。”曹振微微点头,若是断魂魔教的人,将所有的宝库都打开,然后让所有的弟子,带着这些资源离开,那最后只能便宜了龙吟教以及阴阳教。

现在,断魂魔教没有选择让他们的弟子带着宝物离开,那么最后便宜的便是百峰教加上龙吟教和阴阳教。

随着龙吟教以及阴阳教参与百峰教与断魂魔教的战斗,东洲之内,各大实力也很快得知这一消息。

似乎因为牵扯到龙吟教与阴阳教两个顶尖大教,其他的势力竟是没有任何的动作。

曹振等人一路飞行,以最快的速度飞到了断魂魔教。

他之前没有去过阴阳教,但是龙吟教他去去过多次,只是,在不灭期到来之后没有去过龙吟教。

而如今,他看到龙吟教聚集在此处的不灭期高手,心中对这些顶尖大教的实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。

龙吟教竟然拥有如此之多的不灭期高手,似乎,龙吟教当初沉睡的不灭期,都不比万寿期少多少。

他可信不信,龙吟教能够将所有的不灭期高手都拍出来,只是留下那些龙族守护他们龙吟教。

也幸亏,龙吟教与我们百峰教交好,倘若当初他们百峰教得罪的是龙吟教,他即便有再多的手段,即便让他们百峰教内更多的人,成为不灭期巅峰的高手,恐怕也挡不住龙吟教。

他现在,是真的知道了,为何当初闭月那么嚣张,其他大教的人,面对闭月的时候都是能忍便忍。

这实力,大教与大教之间的差距是真的大。

这还只是不灭期,之后的还有仙道领域,还有归仙境,等那些高手苏醒之后,大教与大教的差距恐怕会更加的明显。

如今的断魂魔教,已是被彻底包围。

断魂魔教的大阵也早已开启,山门之上,断魂魔教的众人更是一个个手持法宝,释放出魔山,严阵以待的看着不断逼近的三教联军。

可每一个人,脸上都是一片的灰败之色。

三个大教派出的高手实在太多了,尤其是阴阳教与龙吟教的弟子,而百峰教的人虽然少,可顶尖的高手却足够多。

他们如何阻挡对方?

忽然,伴随着一道道紫色雷霆坠落,三大教的一众高手纷纷出手,无数的法术汇聚在虚空之中,宛若滔滔不绝的洪流一般奔涌而来。

断魂教上空,守山大阵在这瞬间,疯狂的晃动起来,只是片刻间,大阵的光幕之上更是浮现出了一道道清晰的裂痕。

山门之上,断魂魔教众人虽然也在释放法术阻挡着对方的攻击,可他们的法术才刚刚飞出,便被那一道道洪流彻底击碎!

下一刻,一声声的脆响从他们的头顶传出,大阵轰然碎裂!

一道道法术倾泻而下。

断魂教主,望着落下的法术,想要躲闪,可这一方虚空每一处地方都被骇人的法术所填满,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躲闪。

“碰!”

一道火焰凝聚的巨山砸重重的砸在他的身上,将他身前的法宝轰击的晃动不易,下一刻,最少五道法术同时落了过来,他的身前的法宝,瞬间被轰击的现出原形。

可虚空之中坠落的法术仍旧没有停止,更多的法术落下,将他整个人瞬间湮灭!

一个个断魂魔教的高手们发现,眼下的根本就不是战斗,而是单方面的屠杀。

对方的人比他们多了太多太多,而且对方的高手更强,他们每一个人同时要面对无数道法术的攻击,很多人才刚刚挡住一道法术,对方的第二道第三道法术攻击已是落下,瞬间便被灭杀。

战场的远处,魅魂魔望着团团将断魂魔教包围的众人,忽然间从阴暗处飞出,向着远处急速飞退而去。

她之前从断魂魔教离开之后,便发现,断魂魔教被人给团团包围住,想要硬冲根本充不出去,唯一的办法便是先藏起来,等待对方进攻断魂魔教的时候再逃走。

现在,便是最佳的逃跑机会!

至于断魂魔教,灭亡便灭亡。

她对断魂魔教没有任何的感情,甚至有机会的话,她自己都会亲手覆灭断魂魔教。

当初,断魂魔教,从宗门成为大教之时,大教内最强的两人,乃是两位至交好友。

其中的教主,便是如今断魂魔教传承最多的这一脉的老祖,而另外一位,则是她那一脉的老祖!

两人一男一女,乃是至交好友,却并非是道侣。

因为当初的断魂教主,实力要比她们这一脉的老祖强,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为教主,她们的老祖是副教主。

断魂魔教成为大教之后,一直发展极好。

直到,她们的老祖感觉到寿元将尽,进入险地冒险。

即便是最为顶尖的强者,寿元也是有尽头的。

而她们的老祖,在险地之中,意外获得了天大的机缘。

只是老祖即便得到了那机缘,也无法再进一步,因为老祖的修仙资质不够,那机缘需要天生媚骨,以及天生媚体。

老祖既不是天生媚骨,也不是天生媚体。

无奈之下,老祖选择了转世!

转世,并非是想要转到什么时代,便转到什么时代的,转世之后,会出现非常多的意外。

而他们的老祖,运气极好,只是转世到了万年之后。

老祖自然回到了断魂魔教,而且老祖也说出了她的身份,老祖更合找来了一位天生媚骨以及天生媚体之人,夺舍了对方的身躯。

之后老祖一路精进,不过五万年的时间,老祖便达到了之前巅峰时期的修为,甚至比转世之前更强。

一切都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。

他们断魂魔教成立的时间虽然短暂,可以为教主和她们老祖的强势,便是当时的顶尖大教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。

可谁也没有想到,老祖的那位至交好友,竟然在这一时刻偷袭了老祖。

老祖死后,断魂魔教的教主更是四处残杀他们这一脉的弟子。

因为,断魂魔教的教主怕了!

他的寿元将近,他怕他死后,再也没有人能够压制老祖,害怕断魂魔教被落入老祖手中。

因为他觉得,她们这一脉,不像是魔教!

因为老祖的传承,更像是仙道的传承。

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她们这一脉被屠杀一尽。

可是,谁也没有想到,他们这一脉,在断魂魔教内还有传承,而且这一传承一直隐藏着,她们在等待机会,包袱断魂魔教。

你们当初不是害怕我们掌控断魂魔教,所以才将我们这一脉赶尽杀绝吗?

那好,那我们就留下断魂魔教,将断魂魔教变成我们的大教。

可现在,恐怕是没有机会了。

不等她们动手,断魂魔教,都要被灭绝了。

某些方面来说,百峰教也算是帮了她们!

而且……

她师父,还有她的老祖的生坟可都没有在断魂魔教内!

一般来说,背靠大教的人,在沉睡的时候都会将自己的生坟建造在大教之中。

但是也是有例外的,她所在的断魂魔教内,也有不少高手的生坟,建在了外面。

她的师父和老祖,当时乃是担心,将生坟建在断魂魔教内,会被教主看出端倪。

毕竟她们这一脉修炼的功法特殊,建造的生坟也特殊,到时候,他们的教主若是彻查生坟,难免会发现什么。

“现在,断魂魔教已经完了。只能暂时先在外修炼,然后找到师父的生坟,等待了师父苏醒了。”

魅魂魔低声自语一声,很快飞离。

断魂魔教已被彻底攻陷,断魂魔教的弟子,也被尽数斩杀。

“若云、北言,你们去各大宝库。为师去那些生坟看一看。”

曹振和龙吟教以及阴阳教商议的是,谁杀的人,宝物归谁,而那些宝库是平分,所以宝库只要有人看着变形了。

更加重要的生坟,同样也是谁开启的生坟,那么生坟便直接归谁。

这种情况下,他自然要去抢夺生坟了。

曹振喊完,银光羽翼已是展开,向着断魂魔教的后山急速飞去。

四周,一个个龙吟教和阴阳教的高手同样向着后山飞去,只是他们与曹振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。

等他们可以看到那一座生坟之时,曹振已是飞到了断魂魔教众多身份中间的那座生坟上,体内仙力轰然涌出,直接破开了最大的那座生坟。

“不好!”

“这个曹振,他直接破开了断魂魔教教主的生坟!”

“快退开!”

“那可是真仙境的存在!”

“全部后退,谁也不要向前!”

曹振轰开断魂魔教教主的生坟之后,更是第一时间向着后方退去,当初他在金丹期的时候,曾经轰开过祈天教,教主的生坟,在暴怒的祈天教教主的自爆下,他更是几乎被炸死。

虽然说,如今他已经是不灭期的存在了,可同样的,这断魂魔教的教主,自爆虽能产生的威能必然也会更大,必然是比祈天教主在金丹期自爆的威能更加恐怖。

不过,不灭期的肉身已是比金丹期强悍了太多,他虽然没有达到不灭期的极限,可那断魂魔教的教主即便是自爆,所能释放的力量即便超过不灭期的极限,超过也应该有限。

何况,他如今速度如此之快,在第一时间后退,应该能够躲过断魂魔教,教主的自爆。

再说,断魂魔教的教主也不见得会自爆!

就在断魂魔教教主巨大的生坟炸裂之后,一时间,这后山之中,所有的生坟,在这一刻尽数疯狂的颤抖起来。

只是刹那间,高山之上,所有的生坟尽数炸裂,一股股恐怖无边的气息,从这一座座生坟之中涌出,威能之强,让正在急速倒退飞回的曹振都感觉到一阵阵的窒息,那些魔气涌来,骇人的威压一道接着一道压落而来,更是让他感觉的自己的身子都变的无比的沉重,整个人更是险些从空中坠落下去。

下一刻,巨大的生坟之中,一道无比高大的身影飞出。

曹振抬眼向着对方望了一眼,只是一眼,他霎时间感觉自己整个人的灵魂都颤栗起来。

他明明已经看到了对方的样子,可是他却感觉,他什么都没有看到,只是看到了模湖的一片。

下一刻,他突然间,发现,他似乎从这虚空之中跌落下去,一路飞落,飞过虚空,穿梭宇宙,空间,飞到了曾经无比熟悉,现在却无比陌生的蓝色星球之上,回?

?了他地球的家乡。

而同一时间,一座座生坟之中,一个个沉睡的魔头,也已是尽数飞出。

他们一个个散发着无尽的魔气,魔气激荡之下,更是将整个断魂魔教的上空都遮掩住,让整个世界变的一片漆黑。

下一刻,虚空之中,无尽的威压更是骤然降临,天威坠落!

如此之多,超越不灭期的高手从生坟之中飞出,瞬间引起天道的注意,骇人的天威落下,疯狂的压制着一个个断魂魔教的高手。

“轰!”

虚空之中,一道道天罚雷更是在瞬间降落,金色的雷霆击散此处的黑暗,让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了金光之中。

断魂教主,目光向着四周望了一眼,眸光之中,散发出滔天怒火。

他的生坟竟然被人给炸开了,那么只有一个可能,他们断魂魔教被人给灭掉了。

而远处的那些人,分明是龙吟教和阴阳教之人!

他们断魂魔教是被这两个大教给覆灭的?

他不知道,这两个顶尖的大教,关系一直一般,说不上坏,也说不上好,为何会突然联合进攻他们断魂魔教!

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探究这一切,他只是知道,他们断魂魔教被灭了。

现在,他要在场的所有人,全部都死!

即便远处的那些人无法死去,可距离最近的,那个家伙也必须死!

不灭期仙山便达到二百九十五丈?

他的记忆中,从未有哪个人在不灭期,可以让仙山达到如此高度!

可那又如何?

即便此人的仙山,达到三百丈一样要死!

断魂教主体内无边无际的魔气浩荡而出,霎时间,四周,一个个断魂魔教的高手,他们体内的魔气也疯狂涌出,同时这些魔气更是不受控制的涌入断魂教主体内。

“死!”

断魂教主感受着四周传来的压制之力,疯狂的催动着体内的魔气,一时间,这他所在的这一方世界,魔气甚至隐隐约有压过天道的迹象。

无尽的幽森、恐怖、黑暗的气息向着四周激荡而去。

距离后山最近的曹振,感受着四周传来的森森魔气,骤然惊醒过来!

不好,自己方才中了对方的灵魂攻击!

自己并未后退,还留在原地。

下一刻,轰然一声,他从出声到现在,听到过的最大的巨响声骤然传来,声音之恐怖,更是让几乎达到不灭期极限的他,双耳都震的生痛。

断魂教主自爆了!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ewenwu.cc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u.cc

笔趣阁小说网【bi-quge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》最新章节。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

世间自在仙

碧海蓝天是我老婆

天极:国术

书院传人

橘梦记

小沙橘

符化万物

公子犀

救世主她拿了反派剧本

闲回

斗南一人

寸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