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bi-quge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笔趣阁小说网【bi-quge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顶流前男友带娃上恋综我意外爆火》最新章节。

彩排时的权南屿完全变了个人。

严厉、冷酷的工作狂。

事无巨细的高要求。

金艺累的把手里的道具放在指定位置,刚叉着腰要喘口气,就被负责人指挥,“金艺,你去那边把那顶格子帽拿过来,顺便把舞台旁旁边的装饰椅子搬开。”

金艺虽然很无奈,但还是赶忙去照做。

毕竟这里能听到gunib们清唱啊!

金艺搬起椅子,刚要往后台走,就被拦住。

“金艺金艺,你先去弄帽子,这里交给我。”工作人员拦住她神色匆忙。

“哦,好。”金艺犹豫的看了眼手里的装饰银椅,往边上放了放,“薛姐,那你一会儿记得把这个椅子移开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金艺忍不住又看了眼摆在舞台正下方的椅子,转身跑着去找帽子。

后台,gunib正在穿试色彩鲜艳的演出服。

服装师和发型师随时在一旁待命。

“权哥,我觉得这个克因蓝和那个香芋紫的比起来,还是香芋紫更惊艳一些.奶奶的香芋紫和你霸道的曲风反差很大,效果应该也会更好。”

权南屿拿起香芋紫的裤子和长外衫,灯光下,衣服上的细闪如同碎钻散落紫色宇宙,浩瀚飘渺,格外神秘。

“那就这个吧。”

“帽子!”金艺气喘吁吁的跑来,手里拿着别具一格的厚格子帽。

权南屿瞥了眼,顺手拿过戴在头上浅试了一下。

果然是只有权南屿才能驾驭的风格。

离开试衣间的时候,金艺侧眸瞟到了造型师刚好拿进来的纯白色西装。

金艺疑惑。

这次演唱会又要有什么超级浪漫的仪式感吗?

不一会儿又看到助理小心翼翼地拿进来四套黑色西装。

五个人把所有的演出服都试了一遍,最终确认了换装顺序。

彩排正式开始。

权南屿投入了全部精力,从vcr的播放到转场登台的细节都是他一点一点精心设计好的。

但凡有一个细节出错,权南屿都会立刻板着脸叫停。

裴优挠了挠头,偷瞄了眼权南屿。

“舞蹈动作还没记住?”权南屿眼神凌厉。

吓得裴优立刻直起了身板。

“刚才有点紧张,没放开。”裴优咬着唇解释道。

权南屿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

但是接下来的每一个动作裴优都做的格外标准,没有一丝懈怠。

“停一下!”权南屿抬手示意。

调音老师们立刻看向他。

“这首歌的调再降一点点,话筒的声音调高一下。原声听着有些空灵了。”权南屿皱着眉。

旁边几个人大气不敢出。

“还有灯光,等进副歌后,这边的灯光昏一点,柔一点。”顾永晟应和的指出问题。

“最好是能够不要散,把灯光直接聚在五个人身上。”

灯光师听到后立刻调整。

所有人都绷着根弦。

生怕某人生气。

“还有升降台,之前不是检查过么?为什么刚才又出现升不起来的情况?”权南屿烦躁的扒拉了下头发。

孙丞立刻一个眼神杀到控制台那边。

之前这个升降台他们已经试过很多回了。

没想到彩排的时候掉了链子。

“赶紧调试。

权南屿眉头一蹙。

所有人加快了动作。

权南屿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,但是一旦工作起来,那可是六亲不认。

谁没做到位,权南屿绝对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。

毫不留情。

***

窗外艳阳高照,木西子完成最后的工作后,放松的往后一撑,侧头看向远处。

回忆似乎逐渐飘远。

很快,来了一群穿警服的人。

“等一下,我也去。”权南屿挂着吊瓶,匆匆忙忙的起身。

“不用。”木西子拒绝,之前出了事都是她一个人解决,这次她也不会怕。

警/察尊重木西子的意见,只带着她离开。

一行人刚走到医院门口,就见权南屿披了件外套匆匆跑出来。

“我也是当事人。”权南屿一脸坚定。

他的手背还在流血,明显拔针匆忙,而且没有任何经验。

“用不着你。”木西子沉下眉头拒绝他。

“走吧。”权南屿越过他们,独自往前走。

警/察们叹了口气,不明白现在小孩儿们的想法。

最终,权南屿和木西子还是一起挤在了警车的后座。

“你不好好在医院待着来填什么乱?”木西子语气有些责怪。

权南屿侧头,盯着她。

他的目光罕见的温柔,让木西子有些不自在。

“我说过,以后我管你。”权南屿语气很轻,说完他就将头转向了窗户,不在与她有目光接触。

木西子抓紧了衣角。

半响,她动作粗鲁的扯过权南屿的手,重新帮他贴好医用胶带,拇指用力摁着针眼处。

过了几分钟,她才缓缓松开,掀起胶带一角看了眼。

确认针眼不再出血才将他的手扔给他。

“怎么能这么蠢。”木西子嫌弃的瞥了他一眼,掩饰自己眼中的担忧。

权南屿轻笑了下,声音很轻,“谢谢。”

同样坐在车里的三位警察瞬间觉得自己的存在有些多余。

一路上,权南屿的左手交叠在右手的医用胶带上,来回摩挲。

两人被带进警察j。

权南屿不动声色的四下打量。

这是他重活两辈子,第一次进警察j。

“这边。”警务将他们带到民事纠纷处理处。

那边的厅里坐着徐茵茵和她妈、宁妙、以及穆圳。

徐茵茵的母亲一脸尖酸刻薄样,一双三角眼高高吊着,嘴唇薄的近乎没有。

“你就是木西子?就是你欺/负了我们家茵茵?”她妈妈语气带着深深恨意,她不礼貌的上下打量木西子,最后露出鄙夷的不屑,“呵,一看就不是好学/生,一身混子气。”

木西子很拽的一笑,不客气的学着她的语气回敬:“您就是徐茵茵她妈?呵,一看就是啊,一样的尖酸气儿。”

权南屿低头,惹不住笑弯了眼眸。

“你!”她妈眼睛一瞪,将矛头转向穆圳,“穆老师,这就是你带出来的玩意儿?她就是这么和长辈说话的?!欺负我们家茵茵还不够?现在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!”

“穆老师,她说我可以,但是她怎能对我妈这么说话呢?”徐茵茵委屈的又要哭了。

木西子看着她这副做作的样子,实在恶心。

当初这女的在路上堵权南屿的时候,可不见她性格这么软。

宁妙站在徐茵茵身边,轻抚她的背。

穆圳皱了皱眉头,对这对母女实在不喜。

“木西子还小,性子直,说话总是有些过于坦诚了。您身为长辈,多多见谅。”穆圳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。

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伸手不打笑脸人。

这话确实让徐茵茵妈又气又恼,“哼,有你们这种老师在,难怪海宁一中一直是个三流学校。”

跟着处理这件事的张警官一起来的校长听到这句话后,瞬间沉了脸。

“行了,都别吵了。”张警官长的就很瘆人,威严的让人不敢直视。

“银针上的血已经验出来了,是木西子的。”张警官将报告单往徐茵茵面前一拍,“这位同/学,你有什么话想说?”

徐茵茵被张警官拍桌的动作吓了一跳。

她还是真没想到木西子这个傻子竟然还能想到拿针做血检。

“警察叔叔,这个针明明就是木西子为了诬陷我作假,她明明先用针扎的我,上面怎么可能是她的血?除非她自己又故意染上她的血,然后依次诬陷我。”说着徐茵茵还撩起了一点上衣。

“你干什么!”张警官怒斥,声音不由的提高。

徐茵茵身子一抖,吓的泪眼汪汪,“我……我想给你看她扎我的针眼。”

听到这句话的木西子都忍不住为她鼓掌。

这人是真狠,都能下手自己扎自己?

权南屿全程冷眼,在徐茵茵撩衣服的瞬间,他立刻低下头。

之后徐茵茵和她妈联手将权南屿谋杀她哥到木西子威胁她,打她的故事讲述的栩栩如生,感人肺腑。

木西子等徐茵茵把委屈演到淋漓尽致的时候,从兜里掏出证据。

“说的很好,只是,下次不要再说了。”木西子挑衅的挑眉,将手机视频点开放在张警官面前。

“你就是杀人犯!”徐茵茵梗着脖子叫嚣。

触及权南屿凌厉的眼神后,她缩了缩脖子。

木西子不屑搭理她,转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悠闲的晃了晃腿。

徐茵茵被隔板挡着,看不清手机屏幕。

时间越长她的心里越慌,她抬头看向宁妙。

宁妙若有所思,丝毫没给她回应。

“喝水。”权南屿不知道从哪端来一杯温水递给木西子。

“真乖。”木西子顺手像摸小狗一样拍了拍权南屿的头。

权南屿愣一下,转而坐直了身体,盯着脚尖。

“你耳朵怎么这么红?还在发烧吗?”木西子下意识抬手撩起他的刘海,摸了摸他的额头。

“没有。”权南屿别扭的拿掉木西子的手,坐的离她远了点。

穆圳和校长明明都看到了,却还是移开了视线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。

看来学校里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。

过了很久,张警官将视频交给身边的助理,让他去核实视频是否为合成品。

很快,结果出来了。

张警官动作深沉的敲了敲桌子,抬眼如鹰一般锋利的眼直勾勾盯着徐茵茵,“你确定你说的话是真的?”

“这里是警/察j,容不得任何谎言。你知道欺骗警方是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的。尤其是这件事已经在全社会扩散,引起了上面的高度重视。”

“我劝你还是坦白从宽。”张警官给了徐茵茵楼梯。

可是她们娘俩好像并不稀罕这个台阶。

“张警官,你不要逼一个小孩子,她的内心已经留下了阴影。视频你也看了,不管怎么说,木西子动手伤人就是不对!这种社会毒/瘤,怎么能放任她!”

“阿姨,您有证据么?你这样完全是在对木西子进行人身攻击!”权南屿突然站起身,“你说徐茵茵是小孩子,那木西子呢?别忘了你闺女可是比木西子的年纪还要大!”

木西子握着水杯的手一紧。

“行了,证据都在这儿,你们自己看吧。”张警官把手机递给徐茵茵母女。

“这件事已经备案,我们现在需要开会讨论,各位如果没有异议的话,就在这里等结果。”张警官带着校长走了。

校长临走前,拍了拍穆圳的肩膀,“看好他俩。”

这个他俩自然指的是木西子和权南屿。

宁妙咬着唇,眼底闪过嫉妒。

确实她除了大家给她的校/花称呼外,她在其他方面并未引起校长的重视。

“徐茵茵,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!你这是在骗取我的同情!”宁妙在张警官离开后,突然愤怒的站起身指责徐茵茵。

对于这一突变,徐茵茵母女都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。

“你利用我的善良来做你的帮凶!徐茵茵你真是坏透了!”宁妙气的全身都在发抖。

她颤颤巍巍的走到穆圳身边,抓住他的胳膊。

穆圳表情明显变的不自然。

“穆老师,对不起。刚才是我被徐茵茵的话蒙蔽了双眼,才做出污蔑权南屿和木西子同学的事。希望您能原谅我。我对不起学校对我的培养,我对不起老师们对我的教导。”

她声泪俱下,哭懵了一众人。

“宁妙同学,虽然我对你并不熟。”穆圳开口,“但是知错能改就好,如果你知道什么内幕都可以告诉老师,老师一定会为你作主的。”

宁妙眨了眨眼,略显可怜无辜。

“我……”她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揭发了徐茵茵的计划。

只是把她自己洗的一干二净。

多美的一朵小白莲啊。

徐茵茵被她阴了,气的直哆嗦。

她妈直接上来抽了宁妙一巴掌。

警察们及时过来将她控制住。

“这里是警局!你再动手的话,我们就依法行事了!”

徐茵茵和她妈用阴狠的眼神盯着叛变的宁妙,最终也没有再动手。

结果很快出来,再加上有宁妙叛变的供词。

徐茵茵被公开开除,他们一家被要求给权南屿和木西子赔偿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,同时要求徐茵茵出面接受记者采访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,公开给木西子和权南屿道歉。

徐茵茵和她妈为此还和张警官大闹了一番。

但是最终的结果已成定局,他们就算在不情愿也不敢违反。

真相被曝光,但是之前那些义愤填膺的网友们好像并不在乎。

他们只坚持他们认定的事情,如果这件事儿和他们预期的不同,互联网很快就会忘记这件事的存在。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ewenwu.cc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u.cc

笔趣阁小说网【bi-quge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顶流前男友带娃上恋综我意外爆火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

川端之城

晨曦中的你

漫漫武仙路

迎风拂柳

世界上少了一个爱你的我

齐哲夫人

我的龙女老婆

傅寒泠

病秧子

糯团子

古穿今之穆小溪的日常生活

陌路游人